当前位置: 主页 > 康复案例 >

戒掉K粉、地狱与天堂的转换

一位名叫刘某的吸毒者历时9年,终于走出毒品泥潭,重返社会。刘某说:“戒毒使我从地狱回到天堂,重新体会到了做一名正常人的幸福与快乐”。数百万家产化作缕缕轻烟。

刘某, 四川人,1968年出生,曾是一家国有食品企业的职员,后来经朋友介绍辞职做起房地产生意,目前是一服装公司老板。

刘某 1999年开始吸毒,2008年成功戒毒,9年的吸毒史 ,使刘某对毒品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。谈起这段经历,刘某苦不堪言:

第一次接触毒品是1999年。当时厂里派我到深圳学习,有一天,我患了感冒,住在同房间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不用去医院,吸食k粉可以缓解。当时对毒品的认识浅,对k粉没有戒备心理,再加上好奇,不清楚这个东西会戒不掉,便吸了一次,感觉很舒服,感冒也好了。后来,随着次数的增多,开始上瘾,慢慢发展到主动去找别人买毒品。特别是在2002年,自己做生意不顺利,心情不好,就开始大量求助于毒品,瘾越来越大。

那时,感觉k粉简直就是万能的,完全能让一个人暂时忘却精神的痛苦。做生意的时候,最高峰时我有近200万元存款,还有一辆奥迪车。但自与毒品沾上后,便再也无心做生意,脑子里整天想的就是毒品,存款、车子等慢慢地都变成了毒资,化作一缕轻烟烧光了,家里人怎么劝也没有用。 到2004年,我已经完全离不开毒品了,什么事情都依赖它。但随着对毒品了解的越来越多,心里开始对毒品产生了一种恐惧,每当清醒的时候,我就想,我还年轻,人生不能就这样沉沦下去。此时,多年的积蓄已挥霍殆尽,我开始醒悟,想戒毒。

最早是在家里偷偷地戒。记得第一次是请一位大医院的教授配制剂,在家里治疗,效果不好。后来,我就自己到销售点买戒毒药品吃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我尝试过了数不清的戒毒制剂。当时只要市场上有的戒毒制剂,像美沙酮,曲马多等,我几乎都吃过。吃过后,短时间里能让我忘掉毒品,但药力一过,毒瘾又不可抑制地上来了,而且后来因为长时间的服用这些制剂,我也渐渐的对这些制剂上瘾了。那段时间,我整天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挣扎。那种万念俱灰、痛不欲生的感觉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最终,这种办法宣告失败。一年后,我又经历了一次为期3个月的强制性戒毒。2006年5月27日,已经有7年吸毒史的我被公安人员抓住,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。当时的我对戒毒已没有了信心,生活茫然,对被抓和被送强戒,心里竟然有幸运感,没有反抗也没有抱怨。在2006年5月27日到8月27日3个月的时间里,由于没有毒品来源,大负荷的体力运动让我暂时忘却了毒品,身体也慢慢地好了起来。我以为我的毒瘾已经戒掉了。

8月27日从强制戒毒所出来的那天,正是我的生日,我的以前的朋友们坐在一起为我庆祝“脱离苦海”。酒过三巡,他们拿出k粉,免费“招待”大家。刚开始,他们拉了几次我都没有吸。但是后来酒精的作用还是让我没有经住劝,我颤抖的手又一次接过了毒友们递过来的k粉。不久,我与强戒所里的毒友们也混在了一起。我的第二次戒毒也宣告失败。

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,我又先后去过许多戒毒所。由于这些戒毒所是用美沙酮替代治疗的,再加上在这些私人的戒毒所里想搞到毒品也不是一件难事,我每次戒出来从来没有超过8天。戒毒再一次以失败而告终。由于无法戒掉毒瘾,我不敢出门,不敢见人,心里极度自卑,自暴自弃,过着一种地狱般暗无天日的生活。此时,戒掉毒瘾,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成了我最大的人生追求。

走出毒品泥潭 ,我的戒毒转机出现在2007年7月。 一天,当我吸完k粉昏睡的时候,被家里带到一家公立自愿戒毒所,名字叫柳州市戒毒所自愿戒毒部。这里是用中西医结合治疗,中药排毒降低毒瘾,西药口服或注射提高身体免疫功能。其核心内容是修复毒品对人体基因造成的持久损害,神经细胞修复因子修复脑神经细胞,恢复正常大脑神经系统。从根源戒断人体大脑对毒品产生的依赖,再辅以西药口服或注射提高身体免疫功能。从而达到一次性戒除毒瘾心瘾,恢复正常人的生理系统,让戒毒者经过脱毒、排毒,心理治疗的方法使戒毒者树立重返社会的自信心。

而此时,我已经不相信任何戒毒所,但是妈妈的眼泪还是让我的心软了下来,我答应妈妈好好戒毒。在戒毒所里,开始我一度很消极,不愿意跟任何人说话,只是被动地接受治疗。8月27日,柳州市戒毒所自愿戒毒部为我举办了一个特殊的庆祝会。当这些昔日的毒友、医护人员举着蜡烛,为我的重生表示祝贺的时候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人与人之间的关心和尊重,不禁泪流满面。这是一个我获得重生的日子从此以后今天就是我的生日!此时,我已经开始慢慢的相信戒毒机构,试着改变自己,把自己当作这个中心的一员。

于是人慢慢变得开朗了许多,有了一点自信心,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。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2008年9月底,这时,我已经没有沾过毒品,并坚持不与以前的毒友联系,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脱毒和心理康复期。 在出院后一段时间里,为了让自己能更快的融入社会,我决定去找工作,我跑遍了四川的大街小巷,几乎去了所有的招聘单位,遇到了许多挫折,就在这时自愿戒毒中心的邓主任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说,这是一个戒毒者重返社会前的一次必不可少的学习体验过程。于是我坚持了下来,因为我有过服装销售的经验,并且在长辈的帮助下,找到了一份在销售服装的工作。

在此期间,我也重拾了对生活的信心还去学了服装设计。做了半年的服装销售后,在自愿戒毒中心的领导们的鼓励下,我去到成都,在家人、朋友和戒毒所医务人员的帮助下,开了一家小型的服装加工销售厂,2009年底,由于我在服装设计销售方面的出色表现,让我的服装加工小厂变成了今天成都市有名的服装出口贸易公司。到今天为止,我已经近3年没有沾过毒品,今后也决不会再碰它。

9年里,毒品让我失去了很多,是戒毒让我重新获得了新生。其实我真的很想戒毒,可是找不到好的戒毒方法,四处碰壁,以至于对自己失去了想完全戒掉的信心,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,是母亲把我带到了柳州市戒毒所自愿戒毒部,运用中西医结合治疗,中药排毒降低毒瘾,西药口服或注射提高身体免疫功能。帮我快速的脱去身体里堆积的毒素,解除我的生理痛苦,再运用仪器、心理辅导进行辅助治疗,就这样在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和关爱下,我康复的很快。不仅生理脱毒非常彻底,更主要的是解除脱毒后的心理渴求感(心瘾)较重的情况有很好的效果,这是绝大数的戒毒所采用美沙酮是无法比的。在中心里有许多跟我一样的吸毒的人,他们也都是听说这家戒毒所是先后多次被评为柳州市禁毒先进集体,荣获公安1级戒毒所荣誉称号,荣获全国标兵戒毒所称号。

在这住院的很多病友,能够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心理的真实想法,让心理医生知道每个人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帮教,使他们麻木的心灵终于注入了新鲜的血液,痛苦流涕的对家人及伤害的朋友说声对不起,在场的无不动容,我想,再多的语言也显得苍白。
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戒毒所环境
本所荣誉
本所荣誉
本所荣誉
本所荣誉
本所荣誉
本所荣誉